新闻动态   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第九三一章 真空家乡

2017-12-8 14:31:22      点击:

  话分两头,钦差行辕,珍珠泉旁,天色已晚,桌椅已经撤去,王贤依然坐在泉边沉思。一双纤纤玉手轻轻为他披上披风。

  “官人,”在府中,顾小怜恢复了女装,一身葱绿长裙,愈衬得肌肤洁白胜雪,玉容娇艳如花。“不是已经将那三个家伙收服了吗?”

  “哪有那么简单……”王贤苦涩道:“我观察,这三人对白莲教的畏惧,已经过对朝廷的,这种状况下,想指望他们提供多大的帮助,恐怕是不切实际。”

  “你现在是委身锦衣卫头领的可耻叛徒,”王贤摇摇头,笑着将她的纤腰揽在怀里,把头靠在她柔软的胸前:“我让你去,岂不是肉包子打狗,”顿一顿道,百度一下,你就知道“还是两个肉包……”

  顾小怜无奈的苦笑,只得一动不动充当他的人肉靠枕,一直到天色全黑,王贤才猛地站起来,倒把顾小怜吓了一跳。

  翌日,王贤秘密召见周敢,命他确定佛母的位置。周敢证实,刘本说的没错,佛母正在逐县逐县的串联教众,但不是在胶东,而是在青州一代。

  “密切监视,她每一步的动向都要准确掌握!”王贤大喜,最怕的就是佛母隐秘不出,大海捞针根本毫无希望。只要她一直在水面上就好,不管如何困难,总会有捉拿她的希望!

  听说王贤要出门,周勇登时愁眉苦脸道:“大人还是轻易不要出府了吧。实在要出去,一定要带足护卫!”

  “据可靠情报,白莲教已将大人列为头号必杀对象,还有汉王那边,也派了不少人来济南……”周勇苦着脸说道:“这些人都是冲着大人来的,咱们在济南人手太少,大人千万要小心。”

  “我整天待在这园子里倒是安全,”王贤对这个二杆子也没办法,只能耐着性子道:“可两眼一抹黑,外头什么情形都看不到!我是来山东疗养的吗?!”

  “少废话,有?们这么多人围着,我还不得自己拉屎吃饭!”王贤耐性耗尽,粗暴的瞪着眼,周勇无可奈何,只好跺脚出去准备……

  盏茶功夫后,王贤扮作一个客商模样,顾小怜和灵霄扮成他的伴当和小厮,三人都是有武艺的,不走前门也不走后门,翻过一丈多高的院墙,离开了钦差行辕。

  三人从胡同出来,到了泉城的大街上。王贤定睛一看,街上市肆林立、挂满各行各业的招牌幌子,无论卖货的商人还是买货的顾客,衣着都很光鲜,看上去很是繁华。

  但王贤总感觉哪里怪怪的,先是行人过少,很难想象这么点儿客流量,能撑起这么多气派的店面。当他把问题抛给二女,灵霄笑道:“你当这里是南京北京,哪有那么多人?”

  “那就不应该有那么多店铺。”王贤微微摇头,www.sgo988.com目光在人群中寻索。顾小怜也用心观察,不一会儿便掩口轻笑起来。

  “我在笑那山东的官员,可真是大手笔,”顾小怜笑着凑在灵霄耳边,轻声说道:“竟然找了这么多人来演戏,这一天天光管饭就得不少钱吧。”

  “不错。”答话的是王贤,他点点头,语气中带着恼火道:“储延他们是在耍猴戏给我看呢!”说着,他指着不远处几个行人道:“他们方才从外面身边经过时,我明明听到他们几个在抱怨,天天在这儿瞎转,这日子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!”

  “是啊,那些卖东西的店家,只和客人在闲聊,谁都没有买卖的意思。”顾小怜轻笑道:“而且街上的行人都空着手,不知是不是怕脏了新衣裳?”

  “还真的呢……”让他俩一说,灵霄也注意到了,这街上所有的人,确实都在演戏,没有一个是真想做买卖的。不禁糊涂道:“为什么会这样呢?”

  “也有安全方面的考虑。”顾小怜轻声道:“没猜错的话,这些人都是挑选出来的官差,这样可以确保钦差大人的行辕万无一失。”

  “我们走远点儿,”王贤又哼一声,“就不信,整个济南城全都是演员!”说完,他气冲冲拔腿就走,灵霄和顾小怜对视一眼,前者吐了吐舌头,赶紧跟在后头。

  周勇等人原本躲在暗处,心说这行辕附近并无危险,大人随便逛逛也就回去了,却见王贤扬长而去,不禁惊出一身冷汗,赶忙追上去……

  王贤一口气走出五六条街,眼前情形陡然一变,只见大街上行人密集起来,且大都衣衫褴褛、面有菜色,那些临街的店铺,也破破烂烂,所贩商品皆是些粗布劣陶、糙米青菜,和行辕外大街一比,简直就是纽约和索马里的差别。

  看着满是污水垃圾的街道,那些挤在墙根的叫花子,还有老百姓脸上的麻木愤懑,王贤明白,这才是真正的济南城。

  顾小怜摇摇头,示意灵霄别说了,因为他们三人已经引起旁人的瞩目了。方才在行辕外大街还看不出,这会儿到了这真实的街道,三人无论从着装还是气色,都显得鹤立鸡群起来……

  王贤却没理会这些,他的目光,落在那些店铺门楣上贴的白纸黑字上——只见上头清一色都写着‘真空家乡、无生老母’八个篆体字。放在以前,王贤不会认识这八个字,但他现在的差事就是调查白莲教,关于白莲教的一切情报全都稔熟于胸,焉能不知这八个字是白莲教的教义?!

  “官府瞎了吗?让白莲教如此张狂!”王贤恨得咬牙切齿道:“布政使司、按察使司、都指挥使司可都在济南!别的地方会是什么样子?真不敢想象!”

  “是啊……”顾小怜轻声道:“这里的一切,都像极了山西白莲教起事之前,但是看上去要严重许多倍……”说着轻声劝道:“官人,我们回去吧,此处不是久留之地。”